林子里的晚上是潮湿的,加上小雨哩哩啦啦的下了一个晚上,我们与众多大蚊子以及其他飞虫度过了这一晚。早上起来的时候夜雨依然持续着,也让我们对蚂蟥充满了期待,加上昨天晚上碰到的两个反穿的兄弟的描述及其那个兄弟腿伤的伤痕,着实让一些人紧张了起来。

在狠狠的吃了顿早餐之后,我们把裤腿压进了袜子里,率先出发。这一天的行程大概是在30公里,有塌方区,也有危险的老虎嘴,完全是山路,而且会有岔路,所以需要得注意些。出发不久,拣起一根竹棍稍加修整就成为了我的登山杖,呵呵,哥也是有杖的人了。

偶遇三位当地的小伙子从派乡背的物资要送到背崩,还有两位广州来的大学生来考察昆虫,正好,跟着当地人走,不用担心岔路的问题,于是小孩与我追改着他们。小伙子们在着碎石路上是奇快的,下坡是跑着或蹦下去的,上坡是疾走上去的,就看我们不断的闪转腾挪飞檐走壁,还得注意生怕崴脚或者踩空。

危险与美景并存,悬崖峭壁,江水滔滔


在这里水是不缺的,天气的闷热加上奔波,一路上不断的补充着水份


两个小时后抵达一号桥也就是阿尼桥修整,在下到桥下用江水洗脸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蚂蟥的踪迹,若干只在鞋子和袜子上爬着,估计是刚刚下来的时候从草丛过来的时候带下来的,怪不得那两个大学生没从这下来


穿行在原始森里中的我们的队伍,呵呵,我也手持竹竿,虽然少个圈,也可以冒充考察昆虫的了...




出发三个小时后穿过二号桥,刚过二号桥有个岔路,上山放下应该是新凿出的不好走,应该走下边那条,还好,这个问题我不用担心,简单跟随后的小胖做个标记,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反正后边还有背夫,问题不大


四个小时后经过三号桥,经过三号桥五分钟后也有个岔路,走最左面也就是靠近河水的那条,这时候手机也有了信号


路上一边聊着也没耽误飞奔,已经不远了,背崩乡就是河对岸的那些蓝蓝红红的房顶的地方


江水汇合,清澈的多雄拉河和浑浊的雅鲁藏布江


下午1点半的时候到了解放大桥,没人管我们,守桥的兵们还在睡觉,我们把他叫醒的时候还穿着短裤睡眼朦胧,早知道我们直接过桥了,谁让我们实诚呢,兵们还说我们到得太早了,也是,跟着当地小伙子飞奔,累得要死要死的,能不快吗。

检查完之后,小伙子们带着我们走小路上进村子,沿着小溪往上爬,正中午烈日炎炎,这个坡又极陡,加上也快到目的地了,完全丧失了斗志,足足在这花了半个小时才到客栈,呵呵,我还以为就我爬不动,原来那三个当地小伙子也非常之崩溃,这下欣慰了...

这一天30公里走了(或者是跑了)5个半小时,早八点半到中午两点,要是压缩下休息和拍照时间的话还能更快,呵呵,到客栈的时候都已经废掉了,喝着冰可乐,吹着电扇,看着十三省,也顾不上吃饭了。然后洗澡,洗着汗湿透的衣服,晒太阳打发时间等着后续的队员们

又现彩虹,那座白色的小楼是学校的教学楼


- - - - - - - - - - - 分割线- - - - - - - - - - -
据说老马的双杖在最后阶段使得出神入化,把紧紧跟了三天的背夫远远甩在了身后
晚上都到齐的时候才发现另一拨人马防护真是到家了,某位猛人穿了三双袜子....
楼上休息的时候小胖帮我把晾着的鞋子拿上来的时候,发现他拿错了,是别人的鞋子,鞋垫至少有三双...都是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