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号中午的的一顿酒,错过了回京的火车,该死的老Y家的钟表,不走就不走吧,偏偏一直停在12:30,让我一直以为时间尚早,等发现时火车也该出站了。晚上又来了老三,喝着小酒,聊着往事,四年没见,依然那么熟悉。



3号一大早奔向了火车站,酒劲未完全过去,也未完全睡醒,车已经徐徐出站,没多久酒飘下了偏偏雪花,起初以为只是偶尔的几篇雪花,不会成气候,没承想,越往前开,雪片就越来越大,也终于覆盖了整个地面,开始慢慢的变厚,也看到了前几年才能看到的鹅毛般的雪花天女散花吧飘下,这个时候要是在地上该多好。不断
的进站上人出站再进站,然后开始了走走停停,不断的临时停车,让车再让车,半个小时的停,一个多小时的停,毫无征兆,毫无原因,只是广播临时停车,不告诉
你前方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告诉你需要等待多久,能看到的只是列车上的售货员一趟又一趟的兜售着货物,看来临时停车能让他们的这些副业带来不少生意。随后临
时停车的D车都走了,我们没走,又一辆D车走了,我们还是没走,这就是当年T字头,这就是城际特快,当年都给它让车,现在沦落到这地步了,临时加挂的车厢
也不知哪年的双层车,车门处都能不断的往里进雪,一路上进的雪都有好几堆。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终于又一次出发了,无奈的是离京城还是20分钟的时候我们
又一次停车了,之后又在还有5分钟进站的时候最后一次临时停车,人人都很无奈,有赶不上下趟车需要改签的,有误事的,怎么就没要求赔偿的,就像航空公司那
样,真是铁老大,其实乘客的要求并不高,特殊天气晚点也理解,但如果你能告诉前方路段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别的列车一辆辆的走了,独这辆不行,以及列车什么
时候才能开动

无论如何,在晚点若干小时之后,终于还是回来了